宝贝别掉日晚上回来要塞四个

第二十六章 焱舞

流羿2020-04-14 10:41:55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薛剑的杀威气场并没有停留,而是不止的在逐渐攀升,天神境七重天、天神境八重天、天神境九重天,然后拼命的开始盘旋、上升,像是巨龙进入了一汪大洋,竟激不起一丁点儿的涟漪。

  狂野的玄气开始堆积,只有薛剑本人才知道,这是跨入天神境十重天了。

  “天神境的极境还真不是那么轻易跨越的啊,泥牛入海,是进入瓶颈了!”他叹息道。

  看着对手的威压如石沉大海般再也没有破境,本已被吓得不轻的蛊仙的脸上终于好了些,但他的心情依然平静不下来,这薛剑看似低调无奇,实则战斗意志极强,连爆发的玄气都无限的靠近于主神境一重天了。

  不过是一名人神境,可若是不郑重对待,天神境的蛊仙将有被瞬间秒杀的可能!

  想一想这原本的不太可能变成了可能,即便是天神境的仙人,也免不了背脊一阵发凉。

  “三剑侠,果然不同平常……”

  蛊仙发着绝决的叹息,如果以这等荒谬的方式收场,他一定会在心灵深处留下创伤的,甚至会影响他的心境,让其修为终生无法寸进。

  噩梦的困局将成,败为辱,战有胜,蛊惑之仙,已别无选择!

  没有人喜欢失败,但总有人会失败;没有人不爱荣光,但总要有人承受无荣光的痛苦!

  黯然失色并不一定不优秀,因为优秀的人未必喜欢抛头露面。

  倘若努力的结果是失败,那就请好好享受努力的过程,心念无悔!

  薛剑的表现已在蛊仙意料之外,因此蛊仙才想让结果一定要在自己的掌握之中。

  蛊仙的修为虽不高,但占有欲却异常的强。

  如果他此战一旦失败,将面临一无所有的境状。

  此刻,若能摧毁薛剑,哪怕薛剑是一名不入眼的人神,蛊仙也有极大的兴趣。

  迫不及待的蛊仙已经蠢蠢欲动、跃跃欲试了,但作为对手的薛剑却丝毫不慌,不是他没有把握,而是他不想先发制人。

  蛊惑动了,仙心一动,仙体便动了。

  在这一瞬之间,薛剑却捕捉到了本不该有的信息,蛊惑的气息在微妙的行动中发生了变化,这变化的气息尽管无比的妙而微之,但却足以让心细如发的薛剑探索到对手的心理变化。

  换而言之,那怕只是万分之一的改变,也能说明这场战斗的胜负关键,那就是蛊仙心有惧色!

  未战先怯,这是失败的前兆。

  “蛊仙这个混蛋,和人神境交手也要全力以赴吗,看来是不讲规则和情面了。”

  薛剑心中计较着,手中墨兵在握,为了赌这一把,他只能一往无前了!

  既然别无选择是最好的选择,那顺其自然就是以强者姿态诞生的标尺。

  目中无畏,或许才能真正的强大吧。

  砰……

  最强的攻击力终于一触即发了。

  强劲的余波夹着混乱的空气及时的阻碍了东方小宝和东皇玉的视线。

  强者只会站着,在湮灭的余威之中,谁将成为真正的败者,去领取那一份只属于失败者的耻辱?

  八大瞎人用神念期待着感应的回复,而答案的揭晓也牵动着东皇玉和东方小宝的心。

  薛剑不会成为败者!因为他的身影在余波中依稀站着。

  蛊仙成为了未知数,谁能蛊惑人心,谁就会主辜这场战斗的走势。

  十三蛊未曾蛊惑动薛剑,失去最强的爪子,光有一腔热血和不屈的雄心是远远不够的。

  如果蛊仙会败,也是败在心中的那丝畏惧感上,因为自愧不如,就会真正的不如!

  蛊仙以不屈的姿势站立着,眼里尽是恐惧,心中充满懊悔。

  鲜血中他的掌心中流出,而墨兵贯穿了他的掌,直插入其心脏。

  薛剑喘息连连,极威之威的确强,但也只能偶而猝为,以他现在人神境的修为,一击就会抽光他的气力,使之莫能再二。

  孤注一掷,成则胜,失则亡,此敌不强,薛剑是不会下一击必杀的决心的。

  看着蛊仙无甘心的倒地,他粗着气道:“胜利来得真不容易,你俩可要好好珍惜。”

  “放心吧,我不会和你争功的!”东皇玉一本正经的道。

  东方小宝很是触动的望着一动不动的蛊惑,道:“我努力的思索,看来‘虽败犹荣’这四个字只适合硬汉英雄,想来想去,我真的没有那个勇气去安慰你,希望彼此之间都不会太介意。”

  不错,蛊仙失败了,若还用‘虽败犹荣’去安慰他,这不是劝慰,而是落井下石、雪上加霜,失败者是最怕别人可怜的。

  都说越战越勇,屡败屡战,可做起来却不是像说话那般容易的。

  多宝道人心有愤意,魔族之人尚能振振有词,真是恬不知耻!

  辩道:“只有增长我们的精气,则心的灵明才能显现出来。只有保养我们的元神,则先天本性的真面目自然得以保存。学道者修到后天神定气壮的这种程度,就会出现玄气浩浩广大,元神跃跃清明的先天景象,而我们的本来面目先天心性也就自然能够洞彻其真谛了,这样要返还金液之丹就不难了。所以说筑基阶段的功夫是完成‘了性’的任务,还丹阶段是实现‘了命’的功夫。这两个阶段结合起来,就是在了性的基础上以性来立命,也就是说以虚无之性来炼成实有之命,生出百千万亿化身,这都是从这个虚无之性中凝结而成的,别无其他的方法。魔者就是魔者,怎会了解‘人生而短暂,虽从仙实不易’的道理?”

  罗睺将那盏因打斗而即将摔落的琉璃灯扶正,缓缓的道:“正因为我明白了这个道理,才会懂得修炼之道无非是成就一个‘性’字,也就是返还我们的先天一气而巳。要知道这个先天一气在没有落入到后天人身之前,是浑然存在于虚空之中,无可分别;在落入人身之内以后,就变为阴阳二气,由阴阳生五行,形成肉体这幻化之身。仙人修炼则要与这个过程相反,就是将阴阳五行之气凝结成先天一气,这就是丹道。对先天一气久久地涵养深深地炼化,十年之后,必能炼成一个至灵至圣的长寿之体,而这个成圣的核心关键无非是由此玄气凝结而成,这个玄气也就是我们的先天本性或元神,玄气与元神是统一的,玄气为能量载体,元神为其灵明主宰。只有能以一元之神,运一玄之气,大道就可以炼成了。”

  “当然,以上讲明了积功累行、心性修养是炼丹筑基的功夫,只有从眼耳鼻口等感官入手,不入非礼之事,而行善积德,才能五脏之气得养,五气朝元。筑基就是了性之功,进一步的还丹则是了命之功。还丹要后天与先天相结合,色身与法身并重。太上道祖曾说: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聋。眼耳鼻舌等人的感官是人与外界相接触的门户,也就是外面的信息通过感官传进来,里面的信息通过感官发出去。因此一个人的心态状况必然可以通过他的言行举止表现出来,而他的所见所闻等所接触到外界的信息也必然会对他的内心产生影响,所以修心养性就要从一个人的视、听、言、行举止表现出来,而他的所见所闻等所接触到外界的信息也必然会对他的内心产生影响,所以修心养性就要从一个人的视、听、言、动入手,通过调节感官所接触的外在对象,来调节内心,来促进相应的五脏之气的调和。”

  “不过,这讲的是初步的入门的功夫,毕竟言心才是根本,一切所见所闻等外在感官的对象,之所以会影响人们,还是因为人在接触到这些信息时产生了相应的心理活动,起了执著与分别之心。如果仙人的心真能自主,不随外境而转,不为外面所动,则一切外境都是平等而无分别的。到底什么是目所应视的‘善色’?什么是耳所应闻的‘善声’?这种善与不善的区分也是相对的,如果仙人过于执著于这些分别,本身也是一种新的执著。故经曰:不应住色生心,不应住声香味触法生心,应无所住而生其心。不管是不是善色、善声等,都应无住,一有住就有限制、有挂碍,我们的心就不能全然的自由。我们积德行善,也是通过外在的行为来调整自己的内心,去除自己的贪瞋痴等不良习气。但真正的善行没有善行相,他只是一种自发的行为,而并没有觉得他是在行善,如果以为自己在行善,如果只是为了积功德才去行善,这本身也还是一种功利行为,而不是大善。三界的大多数仙人不正是计较了得失厉害后才去行善的吗?”

  罗睺之所以对仙人有看法,甚至是瞧不上,绝不是没有道理的。

 

共0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