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别掉日晚上回来要塞四个

第一十七章 :骊山仙境

流羿2020-04-15 01:41:51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帝国之矛。

这是柯罗诺斯王国赐予他的称号。

他的角色本叫烁芒,但几乎所有人都已经忘记了他的本名,因为帝国之矛的称号更加的响亮,更加的能够代表他的生平的辉煌。

或者有人称他为“破军”,这是因为他手中那一柄并不经常出鞘的神器——“破军”。

神器【破军】传说极其锋利,甚至可以劈开坚不可摧的永恒橡树的枝干,挥舞它的时候会将它所接触到的武器与护甲击碎。与“日珥”、“黄金王座”并称阿西恩特省三大最顶级的神器。

长矛“破军”天生能够和神圣的能量产生共鸣,然而这神圣的能量却能够让接触到的任何具有神性的物品崩溃,任何有生命的事物凋零腐败。

就好比“日珥”发动需要阳光或者月光,否则只是一把锋利一些的,能够扫出风压的细剑。

就好比“黄金王座”,可以抵挡并反弹一切冲击,然后将积累的能量再次发射,如同炮击一般回敬给敌人。

长矛“破军”无坚不摧的性能背后,有着让他恐惧的一面。

这柄长矛本来只是拥有和其他两样相当的实力,可到了他的手中,所能产生的破坏力却远远超过它应有的效果。

这柄长约一点二米的刺击类武器,仿佛有自己的灵魂,一颗带有纯粹的破坏欲望的灵魂。而此刻,这颗蠢蠢欲动的灵魂仿佛快要挣脱包裹着它的圣骸布一般,引诱着烁芒将手探向腰间将它解放。

他极力的对抗着这一颗灵魂在他耳边的低语,竭力地想要将伸向长矛的手拉回来。

他一直这么认为,他被附着在这柄长枪上的恶魔诱惑了。

直到有一天,他遇到一个扎着银色麻花辫的少女。

少女对他说,“你在装神弄鬼什么?区区游戏而已怎么会有这种邪门的东西。”

他不以为然,因为许多人都这么说,甚至有人都把他这种“中二病”视为了高手的趣闻。

直到少女说出了让他颤抖的下一句话。

“破坏欲是你自己的,嗜血的也是你自己,为什么要把责任推给无辜的神器。”

他想了很多,关于自己,关于神器,一天一天的内视着自己的灵魂。

直到那一天。

残破杂乱的世界之树枝干,裂成碎片的神器日珥,还有开阳手中碎裂的盾牌,以及被刺穿的手臂……往日的残像如同洪水一般,从眼前之人的双眸之中席卷而来。

那一日的疯狂之后,他猛地从游戏之中脱离出来,发现自己身处在一间满是白色的房间之中,手脚被固定在床铺上,四肢虚弱无力,两眼发昏,只听到连绵不断的仪器计数声在耳边回响着。

身旁看不清面目的人将他扶起来,摘下了戴在头上的头盔,在耳边嗡嗡的说着什么。随后便取出了一支注射器样的物品朝他走来。

再一次昏睡之前,他扫视到了放在床铺边上的诊断记录。

偏执型精神分裂。

视线变暗,仿佛坠入了冰冷的沼泽一般,知觉渐渐被粘稠的泥水阻断,直到彻底失去意识。

他忘记了自己的名字,他忘记了自己的使命,忘记了自己只是一个,通过沉浸式仪器接受治疗的精神病人。沉迷在全新的身份,以及无可匹敌的力量之中,被根植在他灵魂深处的原罪再一次拉向了深渊。

而眼前的少女仅仅一眼,便将他的灵魂射了个对穿。

之后他不止一次想要丢弃掉那一把“被诅咒”的神器破军,然而这把长矛却一次又一次的回到了他的手中。他知道他欺骗不了自己,他离不开能够实现他内在狂躁欲望的道具,那一柄可以肆意破坏,无可阻挡的神器。

那一柄他为了得到,而将一个北地的王国推向混乱与衰败的“破军”。

“你也一样,哪里都别想去,这个世界就是你将来的葬身之地。”冰冷而凌厉的声音穿透了笼罩着他的幻象,如同一盆凉水从头顶浇下。

恢复冷静的瞬间,已是满身冷汗。他贪婪的呼吸着黑夜带着一丝凉意的空气,想要让思想彻底冷却下来。如今治疗已经初见成效,但在白河的试探之下,几乎再次瞬间爆发出来。

不止一次,每当他遇到眼前的少女,都会从心底里感到恐惧。恐惧的不是这把长矛,也不是少女让人发狂的眼神,而是那个被禁锢的脆弱不堪的现实中的自己。

“冷静下来了么?”白河缓声问道,“没想到过了这么久,还是这么软弱,烁芒。”

面前的少女吐出了他的真名,反而让他彻底冷静了下来,“能不能……不要再用你那诡异的能力折磨我,你究竟想要什么?”

“折磨你的是你自己,我还和以前你认识的我一样,是个连英雄卡都没有的圣职者而已。”白河淡淡道,“你的事情我不关心,我只是要告诉你,这次我们出发的目的地,就是芬尼尔索夫【Fenrisulfr】人的家乡,世界之树下的城市亚斯格特【Asgard】,那个战火因你而起,又被你抛弃,如今依然处在战乱之中的王国。如果你拒绝合作,甚至阻挠我们的行动,我有无数种方法让你彻底离开这个世界,”白河语气突然变得强势,几乎一字一顿的吐出了最恶毒的诅咒,“让你溺死在,那个白色的牢笼里!”

“……”流云站在一旁,身体仿佛感觉到寒意一般,浑身一颤。就连站在白河不远处的小舞,也皱着眉头,露出了类似悲伤的神情。

那是他的原罪,也许只有彻底离开这个世界之后,他才会真正被赦免吧。

“好啦好啦,”老爹突然在这个微妙的时机开口了,“和和睦睦的才能够继续合作不是吗?”老爹微微抬了抬手,身旁高挑而纤瘦的侍从便接过老爹手中的图纸,向前几步,递给白河。

“白小姐,那下次见面的时候,能否将全套的图纸带来呢?”

白河回身接过图纸,又恢复了那个无精打采的形象,“没问题,我会派人送过来。合作愉快。”说罢便招呼小舞,离开了漆黑的大厅。

从门缝中溢出的光芒仿佛迎接着白河回归现世一般,开启又关闭。烁芒只是看着,一股股绝望一般的情绪缠上了心脏,死死的抓住他的四肢,将他向深渊拉下去。而他手中握着的长枪,却是支撑着他的最后一根生命稻草,无论是落下深渊,还是攀上悬崖,都将意味着他现实人生的终结。

离开阴谋游戏,他将什么都不是,而继续沉醉在他虚拟的身份之中,他将与现实背道而驰,愈加疏远。

除非他能够正面击溃自己的业障,从精神分裂之中痊愈。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原罪,连神都无法赦免,拯救自己的人,终将只能是自己。

 

共0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