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别掉日晚上回来要塞四个

第一十四章 谎言星球(六)

流羿2020-04-15 06:41:49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宇山刚刚挥拳击退左边的土将,右手旁又窜出一个,他闪至一侧,却跳到了梦魇食人花面前,若非他眼疾手快,早已丢了头颅。

  “小子,莫要再挣扎,还是束手就擒吧!这样可少受些折磨!”将也的狞笑似乎从四面八方传来,让人无法确定他的位置。

  就在宇山左支右绌之际,听到一句“师兄,事成!”后,面色大喜。

  猎场外,葵和将也面面相觑不明所以。宇山身后,是他的随从,一群人席地而坐,将水球中的月山围拢住,声音正是出自其中一人。

  天空乌云密布,一声响雷让葵和将也同时变色。

  “不好!”

  “莫非……”二人对视一眼,觉察到不妙。

  他们一直忽视了宇山的手下。原本以为他们是在看护月山,可天空的乌云似乎是他们的杰作。

  不多时,空气中飘起细密的小雨,渐渐的,雨势越来越大。肆虐的暴雨冲散了浓雾,击溃了致幻香气。

  密密麻麻的土将在雨中寸步难行,陆续化作泥团。

  宇山和其手下的立身之地俨然是一处真空地带,在他们的上空,暴雨诡异的改变了方向。

  丰盈的水汽萦绕于身,宇山一扫之前的颓势,笑意盈盈的盯着对面,只是他眼中的冰冷,令身为敌手的葵和将也深感不妙。

  暴雨虽然不能伤害梦魇食人花,却冲击的它们抬不起可怖的头颅。

  “准备好接受洗礼了么?”宇山如鱼得水,在雨幕中神出鬼没,将“祸水东引”发挥到极致。

  将也还好,不断施展缩地成寸躲避。却苦了葵,不多时,他被打肿了脑袋,青面獠牙的木属魅灵一时狼狈不堪。

  宇山玩起猫捉老鼠的游戏,之所以没下死手,是因为他想打发时间,同时也在等待庚彧的到来——此地是他们约好的集合地点。

  在雨中徜徉的宇山突然皱眉,随即又舒展开,他似乎发现了什么,却并没放在心上。此时的宇山,感知力无限延伸,没有什么可以逃过他的耳目。

  常瑜躲在树冠中,任凭风吹雨打。他还不知道,自己的行藏已经暴露。

  之前,距离较远,通过千瞳,他只是知道有人在打斗。偷摸着上前,意外的发现了月山的身影。常瑜没有莽撞行事,他在观察、等待恰当的时机。

  一声迥异于闷雷的巨响传来,不一会儿,地面开始摇晃,常瑜眯起眼,他要的时机来了……

  冬信礼在树梢飞掠,迅如疾风,仔细观察,你会发现,在其接触树尖之际,树木似乎活了过来,树梢不止是他如履平地的媒介,还同时向他飞奔的方向甩动,为冬信礼提供一波助力。

  冬信礼目标明确,直奔封印大阵。等他赶到,首先看到的是,悬浮的阵眼密布裂痕,碎掉的部分一点点掉落,而法阵的图案忽明忽暗,越来越不稳定。

  不等他有所行动,阵眼四分五裂掉落一地。阵法图案瞬间灭掉,震颤的地面也恢复平静。

  几个呼吸过后,地表开裂,状如龟甲的裂痕四处延伸。裂缝中喷薄出一股黑气,待其升空,似遇到阻拦,于是,全部弥漫徘徊在半空,随着越积越多,开始向水平方向扩散蔓延。

  地面最大的裂缝发出响动,密密麻麻的、形状诡异的虫子大军如潮水般涌出。

  一只漆黑的巨爪扒住边缘攀爬上来,紧接着露出硕大无比的黑色头颅。其状如人族的骷髅,空洞的眼眶没有眼珠,里面燃烧着两团蓝火。

  怪物不等地缝继续扩张,硬是凭蛮力挤出来,中途,被它挤爆了无数的虫子。糜烂的黑色汁液沾到土壤,发出“滋滋”的响声,且升腾起一股青烟。

  “嗷——”怪物终于踩到地面,又有数不清的虫子丧命。待它直立起来,竟然比身旁的大树还高出半个头。它四处张望,空洞的眼眶正好与冬信礼对视到一起。

  两团蓝色的火苗猛然壮大,怪物发出怒吼向他走来,每踏一步,大地随之一颤。在其身后,顺着脊柱延伸出一条粗壮的尾骨,直到怪物走出好远,才将尾巴完全拖出裂缝。

  在尾骨的末端,居然长着小一号的骷髅头,随着尾巴的甩动,长满獠牙的小号骷髅快速张合嘴巴,撕咬碰触到的一切物体。

  冬信礼轻轻一跃,跳到树梢,待怪物离近,他故技重施,几个回合之后,怪物发出不满的吼声,然后果断放弃。

  怪物迈着略显笨拙的步子向树林深处走去。冬信礼观察片刻,又有不同的怪物陆陆续续爬上来,唯一的相同之处,就是它们都是黑色的。

  期间,冬信礼空掌打出几个火团丢到虫群里,除了一开始吓了它们一跳,很快,蔓延的虫子大军经过几番试探,发现火球既不能吃,也不会伤害自己,便选择了无视,甚至若无其事的从火中穿梭。

  “啪、咚”两声物体落地的声响先后传来,地上躺着两个类似人族的物体。他们一动不动,而周围的黑虫似受到惊吓,远远避开。不断攀爬出的巨型怪物也没有理睬他们。

  冬信礼本欲转身离去,他不经意的瞅了一眼,等他看清二人的长相,忍不住倒吸凉气。

  几番踌躇,他一拍藏身的树杈,而后,树枝向外延伸,越过虫群,直接缠住昏迷的人,陆续将其卷出来。

  离近之后,冬信礼皱眉端详,表情有些谜茫。这二人分别是一男一女,年纪与月海相仿,而且不止如此,在面容上也有几分相似!

  不远处,乌云遮顶,雷蛇在云中穿梭。冬信礼瞥了一眼,随后,扛起二人,向来时的方向飞掠去。

  战马受到惊吓,逃的不知所踪。月林不断安抚面色苍白的月海。听到风声,月林抬头,看见师父从天而降,而后,冬信礼轻轻放下肩上之人。

  所有人的视线集中过来,又不约而同的在月海和一男一女脸上徘徊。而月海似乎被定了身,目不转睛的望着昏迷之人。

  冬信礼轻叹一声,对于月府的事,他略有耳闻,但眼下的情况,只能等月山来解决了。他无视了月林探寻的目光,而是沉声下达命令。

  “情况有变!所有人,退出南山树林。喏,每人一枚令蝶,你们务必随身携带。

  南山树林外围,已经布下大阵,只许进不许出,但是凭此可自由出入,如若丢失令蝶,你们就各安天命吧。”

  “谨遵师命!”众人应诺。

  “还有,月林定要保护你小师妹安全!此二人……”冬信礼瞄了浑浑噩噩的月海一眼,“此二人也交由你严加看护,等为师归来,再做定夺。期间,他们若有异动,格杀勿论!”

  “我家老爷那边……”月林急忙问道。

  “为师自有安排!”

  “是!尊师命!”月林眼神复杂,似有不甘,终归还是低下头。

  “好了,赶紧下山吧!”冬信礼望了徒弟一眼,心有疑惑,却没问出口。

  待一众人走远,冬信礼跃上树梢,向乌云密布的方位飞掠而去……

  雨中的地面,泥泞不堪。将也和葵根本就是被单方面吊打,一时间,他们萌生出退意,奈何,宇山一直纠缠,根本不放他们离开。

  倾盆大雨浇的葵和将也睁不开眼,轰隆的雷雨声干扰了他们的听力,直到地面剧烈摇晃,二人头皮骤然发紧,浓重的杀机迸现——宇山全力出手了。

  常瑜取出瓷瓶——当然不是盛放丹药的那瓶——里面存放的是巨蛛的毒液。他用树枝沾取一滴,避开雨水,迅速含在嘴里。

  一瞬间,舌头没了知觉,然后是脖子、胸腔,乃至全身。之后,常瑜和骨戒沟通,由于事先麻痹了神经,他并未感到不适。

  黑气缭绕,包裹住全身,又很快化为实质。然后,常瑜将千瞳、耳语开到极致。千瞳锁定月山以及几个潜在的敌手,耳语过滤掉轰隆的杂音。

  直到宇山发起全力攻击,常瑜瞬间消失不见。下一刻,鬼魅般的身影突兀的站在月山面前,月山一愣,周围盘坐的守卫亦是一愣。

  “嗯?”宇山察觉,立刻放弃攻击,闪身回防。他先是看见一道漆黑的魅影立在自己的师弟们面前,然后眼一花,黑影竟然出现在水球里,并且揽住了月山,下一刻,二人同时消失。

  “有点意思!”宇山斗志昂扬,亦是施展瞬移,隐没到雨水中。

  “哪里跑!给我留下!”一声怒喝,常瑜扛着月山掉到地上,宇山则单手压住他的肩膀,常瑜再闪,宇山如影随形,同时消失。

  雨中乃是宇山的主场,随时随地可以瞬移,所以,常瑜再快,都会被捕捉到身影。

  杀机消失,葵和将也同时松了一口气,透过雨幕,迷迷糊糊的看见有人和宇山纠缠,他们反倒不着急离开了,甚至想要坐收渔翁之利。

  巨蛛的毒液有时效限制,所以,常瑜内心十分焦急。趁着药效还在,他疯狂的进行瞬移,反倒是宇山有些吃不消了,毕竟,神魄转换元气是需要时间的。

  有几次,常瑜冲到了雨水边缘,宇山立刻带着他回到雨中,二人互相牵制,你带我,我又带你,而月山则感到眼花缭乱,甚至快要窒息了。

  宇山的师兄弟经过最初的慌乱,很快镇定下来。他们迅速盘坐好,之后,天空的云层向四面扩张,覆盖的范围越来越广。

  一道金光突然横穿过雨幕,向远处弹射去。分身常瑜站起身想要回到起始的位置。

  “不要管我!护住月海的祖父!”常瑜大喊一声,制止了分身的行为。

  原来在缠斗过程中,常瑜命令分身包裹住月山,趁机将其抛出了战场。

  “好!我照做就是!你保重!”分身裹挟着月山逃之夭夭。

  “混蛋!”宇山怒吼,想要去追,无奈对手一直纠缠不放。

  缠斗片刻,常瑜终于撑不住了。其实药效已经过时,他一直咬牙忍痛坚持着,估摸着分身跑远了,这才有所松懈。

  铠甲溃散,常瑜倒在泥泞里。而宇山也好不到哪去,他愤恨的盯着全身颤抖的人,眼中满是纠结之色。最后,他一扬手,将常瑜囚禁在水泡里。

  雨势突然减弱,宇山猛回头,脸色瞬间铁青——他的师兄弟被挟持了。

  “小子,你老实点,小心他们的狗命!”将也狞笑着掐住一人的脖子,而其他人则被食人花控制住,若非葵下令,他们早进了食人花肚子里。

 

共0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