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别掉日晚上回来要塞四个

第一十九章 告白

流羿2020-04-14 22:21:52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那师弟就不要怪我心狠手辣,扼杀天才了”,闻言的董策立即变了脸色,再看不出半分愧疚之情,杀机顿时四处弥漫。

  看着眼前翻脸如翻书般的董策,萧浅有些愕然,相反,他并没有觉得有多么可怕,反倒觉得还挺是有趣,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人,随即便忍不住笑了出来。

  “师兄,你之前装也好,演也罢,反正眼下四处无人,就让你我酣畅淋漓的大战一场吧!是死是活都掌握在你我各自的手中”,

  “哈哈哈,你说的对!既如此,那就让我们痛快的打一场”。

  萧浅说完后并没有要听其回话的意思,便一脚将地上的篝火猛然向着董策的身上踢去,右手抽剑,起手就是剑十二第一试的最强一击向着董策立劈而去。

  篝火被踢灭,火星向着四处飞溅,这里立即陷入了黑暗,只有零星的月光洒下,勉强看清四周事物的轮廓。

  董策来不及再说其他,就立即感受到迎面的狂风吹起四周的落叶,夹带着摄人心魄的寒光,向着他狂卷而来。

  虽然董策已是炼气后期,但由于是夜间,萧浅又是突然发难,所以失了些先机,出于万分谨慎的想法,董策并未去硬抗,而是顺着袭来的剑势倒退闪避开去,因为董策知道,此次战役他不能有任何的失误,必须赢!

  甩出剑招的萧浅可没有功夫想这么多,更没有去看董策是什么情况,便迅速转身仗着身法几个跳跃闪身彻底消失在此地了。

  抵挡完剑波余势的董策已然回身抽剑,立即准备大战一番了,可再次抬头后才发现,萧浅哪里还有半分踪影?董策不禁愕然,随即便反应过来鼓足全力,追了上去。

  “萧师弟,你大可不必如此!我可以将自身实力压制到炼气初期,你我可公平一战,一决生死,如何?”,董策借着月光,一路极速地追寻着萧浅逃离的路线痕迹,一边大声的喊着。

  声波不断向着四周扩散,只见距离董策约数丈外的丛林间,一个不断闪烁的黑影,冷冷的哼了一声,身形并未有丝毫的停滞,此人正是萧浅。

  二人你追我赶,跑了整整一夜,很快就到了卯时,天已经有些亮了,没有了夜色的掩护,萧浅变得越来越被动,因为逃跑时留下的诸多痕越来越容易被察觉了,甚至有好几次差点就被追上,幸亏萧浅倚仗着对于丛林环境的熟悉,专挑山谷、沟壑纵横处跑,虽然遮挡物少些,可是留下的痕迹很少,而且萧浅期间利用这里的巧妙地势,以沟壑间四处回响的回音诱导董策,躲过追杀。

  “萧师弟!不要再跑了!前面就已然是妖兽之森的深处了,非常危险!我说的句句属实!绝无阴谋欺诈!你若继续跑下去我都会放弃继续追你了,因为以你我之实力进入后必死无疑!不如你我公平一战,或可有你一线生机!”,董策真的是有些急了,双眼不住的盯着左手中的针位盘,针星已过其二,严格来讲其实他们如今已经进入了深处的范围,只是还没有前往更深的地方罢了,按照他以往的试炼范围,连现在的地方他都是万万不敢来的,更不用提更深处了,此时他是真的怕了。

  可萧浅闻言后依旧没有任何的停顿,不停闪烁间极速向着前方继续前进,虽然这可能是董策的计谋,可萧浅却觉得他说的是有几分道理的,因为他也渐渐感觉到这里的妖兽越来越多,甚至途中他还察觉出了好几股危险至极的气息,好在当时夜深,他的速度也快,闪避了过去,他是相信,继续前进下去的话是有可能被一些不知名的恐怖妖兽突然冲出杀死的。

  逃亡途中的萧浅不停的思考着,就在穿过一条曲折的峡谷后转出来时,萧浅彻底傻了。

  “不好,没想到这竟然是最后一条峡谷了”,望着眼前一望无际由无数青色巨石铺就的巨大平原,萧浅苦涩的抿了抿嘴,又掏出一粒元气丹后,服下,连夜的逃亡令他身心疲惫,身上衣衫与胳膊、脸上多处擦伤、刮破,看上去很是狼狈不堪。

  “没想到,逃了整整一夜,竟然是自己选的一条绝路,萧浅啊萧浅,你还真是运气不错!”,萧浅自言自语的咕哝着,反正继续在逃的话也没有了遮挡,而且这董策自上次又喊完话后就再没了动静,也不知究竟是否又继续跟了上来,只能心里暗暗祈祷,希望他顾忌危机,没有再继续跟上来吧,于是松懈下来,开始吸收元气丹,补充元力,准备下面的继续逃亡。

  就在萧浅紧闭双眼专心补充元力之际,一位蒙面的绿衫少女却从萧浅的正前方平原处缓缓飘来,不多时就到了萧浅的跟前,她先是打量了几眼萧浅,然后便恶狠狠的大声喊道:“坏人!你到底有什么目的?为什么要死死的跟踪我?”。

  少女正是那日在醉灵阁内将萧浅撞下楼梯的人,虽然此时她的语气听起来是怒气冲冲的狠劲儿,但是让人听起来却是洋洋盈耳,甚至还颇有些委屈的味道。

  闻言后的萧浅立时惊醒,来不及做出任何的猜想查看,便立即抽出手中的小神锋后退几步,做出防守状,然后才又迅速地抬眼望去,只这一眼,他便认出了这少女,萧浅先是一喜,然后便又放松下来,收回姿势,上前两步准备好好解释一番,正好也为上次的无礼好好道个谦,萧浅内心欢喜的想着。

  “姑娘你误会了,我是被人追杀,慌忙之下逃到这里的,并非是为了一路追赶于你,而且前些天其实你我已经在醉灵阁遇见过了,只是那时对姑娘有些冒犯,但那绝非我的本意,实属误会,希望你不要往心里去”。

  少女立时被萧浅的举动吓的不轻,一个灵巧的跳跃与萧浅继续保持一定距离后,才立即恍然的道:“原来是你这坏人流氓,哼!我管你什么追杀,总之你不许再跟我!酒楼的事情以后也不许再提!”。

  坏人?流氓?萧浅一阵语塞,如果因为上次酒楼的误会,说他是流氓或许还可以勉强说的过去,毕竟他确实占了便宜,可那是个误会,当时他都没有来得及去解释什么,难道这少女事后不会自己思考谁对谁错吗?萧浅觉得自己真是无辜极了。

  少女看着面前不言语还带着古怪神情的萧浅,心中觉得更气了,觉得可能是刚才她说的那些话有些杀伤力不足,便气鼓鼓的握起双拳继续补充说道:“你若再继续跟着我,我就直接杀了你,你爱信不信”,说罢,便抬起右手对着不远处与她身高差不多的巨石一拳轻轻轰去。

  砰的一声!巨石立即被炸的粉碎,萧浅彻底看傻了,因为这少女可不是像自己那般,走过去一拳轰碎的,她脚连动都没动,还隔着几丈远,只一道淡绿光芒闪过后,那巨石就立即炸开了,太恐怖了,好似神通一般!看来这少女的实力至少在凝脉期或者更高,绝不是自己想能够想象的。

 

共0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