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别掉日晚上回来要塞四个

第四十章 :巡查

流羿2020-04-13 11:22:00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周舒,你回来了。”

  赵月如站起身来,凝视着周舒,神色平静,只眼中却带着一丝渴望。

  青索剑就在她身边,和之前相比,似乎光泽又多了些,而赵月如的面色却有些憔悴,看来她一直在帮青索恢复,甚至不惜消耗自身本源。

  “长老别急。”

  周舒不觉摇头,“来日方长,将来还有的是时间恢复。”

  “嗯,一时没有忍住……”赵月如面上显出一丝绯红,缓缓道,“何况是这么好的剑,而且她都答应我,会跟随我一起升仙了,我怎么能辜负她?能快些就快些罢。”

  “那也不要过于投入,伤害到自身修为就不好了。”

  周舒显出几分郑重,“而且,一旦你动用本源,就不能很好的压制体内的真龙之血,它难免会更多的渗入身体,对你分离血脉来说可不是好事。”

  “我知道了,周舒。”

  赵月如点了点头,眼睛忽然亮了起来,难掩激动,“周舒,难道说,你找到分离真龙之血的方法了?”

  周舒注视着她的眼睛,缓缓道,“找到了。”

  “啊……”

  赵月如三步并作两步的奔过来,盯着周舒的眼中满是期冀,“能做到吗?”

  她的脸,因为太过激动而变得苍白起来,带着一种很少见的柔弱,我见犹怜。

  周舒温声道,“长老,可以,我可以做到,也只有我能做到,但是会很麻烦,你相信我吗?”

  赵月如身形微震,似是感觉到了什么,凝视了周舒好一会,点了点头,“周舒,我相信你,我也说过,只要能分离出真龙之血,让我重新做回修仙者,我可以做任何事。”

  “那便好了。”

  周舒微微笑着,“长老也不必太过紧张,这张玉简你看看,三个时辰内练熟没问题吧?”

  “三个时辰,什么法诀呢?”

  赵月如好奇的接过玉简,才探入一丝神识,身形就僵住了,费了好大劲才抬起头,看着周舒道,“天地和合诀……这,难道是双修的法诀?”

  “不错。”

  周舒颇显郑重,“不过不是一般的互修法诀,我改动了一些地方,应该会更适合你我。”

  “可是……”

  赵月如看着周舒,眼中闪着不定的光芒,瞳中那一块蓝冰,似是火焰般的燃烧起来。

  无边的寒意,随之而来,金龙殿内,酷若寒冬。

  周舒也感觉得到,那瞳中的蓝冰带着一丝强大的龙威,其精粹程度,还在金龙殿的阵法之上,这是来自真龙之血的力量,虽然赵月如没有融合,但她毕竟是龙种,在某些时刻,还是会不由自主的用出来。

  “啊?”

  似是察觉到了,赵月如连忙合上了眼,“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只是这个……”

  周舒淡淡的道,“长老,要分离血脉,就必须这么做,你相信我,就全听我的,不要问太多的为什么,我们没有多少时间,至于具体该怎么去做,怎么配合我,互修的时候我再告诉你,现在还不行,因为我还不了解你的身体,无法做出绝对的正确的判断。”

  “我,我明白了。”

  赵月如睁开了眼,寒光全然消失,取而代之是一片平静,只脸上却涌起了一丝红晕。

  周舒温声道,“好的,你先熟练一下法诀吧,好了就告诉我,要牢牢记住。”

  赵月如不再说话,缓缓坐下,神识沉入玉简中,默默念诵起来。

  大约一个多时辰后,她站起身,缓缓道,“周舒,我已经好了,完全记住了。”

  周舒打量了她一会,点头道,“嗯,那就开始罢。”

  “怎么,怎么开始?”

  赵月如面色微红,闪躲着周舒的目光,声音也渐渐小了。

  周舒很是郑重的道,“长老,无须在意太多,我们只是为了分离血脉,记住这一点,其他不必多想,否则会对你造成一些阻碍,甚至不能完全分离出来真血,那就不好了。”

  “我才不会多想什么,只是修炼罢了,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看着周舒,赵月如用力点了下头,很快就平静下来,眼神渐渐平静,如一泓吹不皱的湖水。

  一道白光缓缓从周舒身上飘出,将两人裹在一起,什么都看不见了。

  “啊!”

  “放松身体,接受我的一切。”

  “我明白,可是……怎么会这样,就像打仗一样,你和我的血脉完全不相容啊,这是怎么回事?”

  “你是真龙之血,而我是麒麟之血,一个想要主宰玄黄界的神兽,一个是要守护玄黄界的圣兽,两者本来就是相互克制的,哪怕只有一丝血液也是一样。”

  “你怎么会有麒麟之血的,你的身世也和我差不多吗?”

  “意外的机缘,不过现在如果没有它,也不可能分离出你的真龙之血了。”

  “我明白了,这世界上只有拥有麒麟之血的你,才可能分离出我的真龙之血,对么?”

  “是的,现在别说那么多,放松自身的一切,不要有一丝隐藏,让我彻彻底底的感知你的身体,如此才能够将真龙之血完全的分离出来。”

  “已经这样了,我还如何隐藏?你做你的,我会遵从你。”

  ……

  殿外。

  金长老站在门口,面色凝然道,“宫主,我要带着大师进来了,请你做好准备。”

  在他身边的正是木邻,他看着金龙殿,不知道在想什么。

  等待了百息,并没有任何回音,专心在分离血脉的周舒,自然不会理会他,而赵月如,则完全被周舒引导着,沉浸在痛苦而又快乐的感觉中,已经对外界没有任何感知了。

  “宫主,不管你任何躲避,都是免不了的。”

  金长老面色微沉,缓缓道,“恕老夫冒昧,这就进来了。”

  他取出一面阵符,大刺刺的往阵内走去,还没走出一步,身形忽然一顿。

  一股庞大的龙威,排山倒海般的冲过来,即便以他八阶将圆满的境界,也是抵挡不住,连连后退了几大步,才站稳。

  忍住了到嘴边的一口血,他的面色蓦然变了,“宫主,你到底做了什么手脚!”

  里面自然是寂静无声。

  金长老回过身,对木邻道,“木大师,麻烦你先下去休息,等会我会再来请你。”

  “也好。”

  木邻看了金龙殿一眼,似有所悟,缓缓去了。

 

共0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