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别掉日晚上回来要塞四个

第二十九章 :纠结

流羿2020-04-14 05:41:56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satjul08:00:00bsp;2015

  安萍儿兴高采烈地讲着:“我爹找到的那些空屋子、破山洞之类的都是很坚固的地方,里边空荡荡,没什么可利用的东西。有时我爹还会收走我的一些工具,比如头钗、小剪刀。然后他把门锁上、洞口堵住,守在外边。我得靠自己的能力想办法出去。如果我能成功逃出去的话,我爹娘就给我买好吃的作为奖励,还带我去西海国玩。坐大帆船出海,特别好玩!”

  周远良慢慢地冷静了下来,不再去质疑,而是力争站在安萍儿的角度、安老爹的角度去看待这事。

  安老爹怕有人会伤害、圈禁他的宝贝女儿,于是就让她针对性地练习如何逃脱,甚至不惜全家人一起练习。这种时刻紧绷着神经、提防被害,对人的压力是很大的。安老爹为了缓解安萍儿的这种压力,故意以游戏的形式来进行练习。看现在安萍儿活泼、乐观的个性,安老爹的策略还是蛮成功的。

  “这些游戏真的很好玩的,即使没有奖励我也喜欢玩。”安萍儿怕周远良误会她爹虐待孩子,于是解释说:“能从那样的困境里逃出来是很有成就感的。记得我六岁那年,我爹把我关在一个刚刚翻新好的空房子里。”

  安萍儿环顾了一下现在所在的房间,比划了一下说:“那空房子跟这间屋差不多大,没有家具。只有一扇门、没窗户,好像是主人家想改作仓库用的。门是很结实的那种,我一个小孩子肯定撬不开。所以我就借着门缝透进来的光线研究那间屋子,找有没有什么漏洞。”

  周远良完全被安萍儿的讲述给吸引了,静静地听着,跟随她的讲述想象着当时的情景。

  “仔细转了一圈后我发现侧面墙壁上有一小块地方砖石的颜色跟周围不同。估计那房子原本应该是厨房,厨房里有灶台、墙壁上开孔用于连通屋外的烟囱,往外排烟。改建后烟囱被扒掉了、灶台也拆了,而那个墙壁上的开孔就用几块新砖给堵上了。开孔不太大,”安萍儿用手比划了一下。“而且位置不高,正合适五六岁的小孩子逃生。”

  周远良大致能猜到安萍儿要怎么做了。

  安萍儿的讲述跟周远良猜想的差不多:“当时屋里没有工具,但墙角处有小半盆的泥浆水。我用水把那些颜色很新的砖都浸湿,然后用我鞋帮里的铁钉一点一点地抠,抠那些砖缝间的泥沙。我整整抠了三个多时辰才弄开一个够我爬出去的洞。幸亏我那时是小孩子,有个洞就能钻出去。”

  周远良想象了一下那个瘦瘦的小姑娘从一个小墙洞中爬出的景象,有些喜感、又有些心酸。

  “我从侧墙的那个洞爬出去后偷偷地躲在墙角看我爹。每次都是这样,我爹会一直守在门前或者洞外的。如果我受伤了、卡住了、或者忽然不想玩了,只要我大喊一声,我爹就立马冲进来放我出去。当时我爹正认真地盯着前门看,我就偷偷地从侧面爬到院外、绕到我爹身后,大喊一声吓唬他。”

  安萍儿的讲述很生动、很有画面感,周远良似乎真的就看到了那时的场景。

  “我爹确实被我吓了一跳,问我是怎么出来的。我带他去看墙上的那个洞。我爹特别开心,把我举得高高的,夸我聪明。我娘知道后也夸奖了我,那天晚上她给我讲了两个探案故事作为奖励。”

  这位安大婶也蛮奇怪的,在孩子睡觉前用探索故事催眠。这事安萍儿以前跟周远良说过,当时周远良以为那些所谓的探案故事就是民间传说,例如铁面无私、能断阴阳、狸猫换太子等故事。但根据安萍儿对探案工作不陌生的表现、再结合她爹的这些怪异理论,周远良觉得那些睡前故事更贴近于真实的案例,而不是民间传说。

  安萍儿总结说:“所以,这些游戏都很好玩。很多时候都是我央求着我爹把我关在什么陌生的空地方,然后我再想办法逃出来。绝处逢生,真的很有成就感。”

  周远良轻叹一声,不再说什么。虽然他依然觉得安萍儿的爹娘总是念念不忘逃命的事很是怪异,但这又不犯法,周远良还真就不能把人家怎么样。

  说实在的,周远良应该好好地感谢一下安萍儿的父母。若没有这对与众不同的父母的话,也教不出安萍儿这个认字、会武功、对探案工作有兴趣也有天分的女儿。他们简直就是根据周远良的心意量身打造了一位女捕快,而且还是特别优秀的那种。

  “大人,还有事吗?没事我就先回去了。”安萍儿还记得自己上一次搜山任务时迟到了,她可不想第二次搜山任务再迟到。如果周远良没事了她准备马上回家去,早睡早起。

  “嗯,没事了,你回去吧。”周远良看了一眼窗外,发现不知不觉间天色已经黑了。“平安,等一下,我让二喜送你回去。”

  “公子,不用了吧。”安萍儿很不适应周远良的这个安排。先前时已经有过两次了,安萍儿在县衙工作到天黑以后、周远良派二喜送她回家。虽然安萍儿很感谢县令大人的关心,但确实没什么必要。

  “天已经黑了,一个女孩儿走在路上不安全。”

  “公子,如果有坏人的话您觉得是二喜保护我还是我保护二喜?”安萍儿将忍了很久的实话说了出来。

  “……”周远良很清楚自家书童的战斗力。吵架什么的二喜还算可以,但需要动手时他就很废柴了。“我让二喜送你回去主要是让他看着你进家门、然后回报给我,这样我比较安心。”

  “好吧。”安萍儿小脸红红的答应了。虽然她依然认为这个安排很没必要,但县令大人的一番好意她也不能不领情是吧。护送就护送吧,反正自己家离县衙也不算太远,累不着二喜的。

  安萍儿心情愉悦地回到家,吃完饭就早早地歇着了。上一次捕快们漫无目的地去搜山,未必能遇到山贼;明天则不同了,有栓子带路他们将直奔山贼所居住的山洞而去。这次必定会遇到山贼,一场恶战估计在所难免,安萍儿为大战而养精蓄锐。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

 

共0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