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别掉日晚上回来要塞四个

第二十章 风云来兮

流羿2020-04-14 20:41:52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朗月当空,太虚园一片幽静,唯听得潺潺流水,安人心神。

  叶凌、吴情、白无御三人,各自归房修炼,子夜不歇。

  白天在赤火峰上,玉殿门前,叶凌胜了秦元朗,损了炼魂炉,伤了赤火峰上下人等的颜面。

  好在秦元朗挑战于前,叶凌又有太虚峰主令在手,这才安然无恙,返回太虚园。

  太虚园有陈炎庇护,八峰弟子不敢前来造次,因而叶凌等人才得以心安。

  虽然叶凌以汇灵境的修为,战胜青幽境强敌,他却不敢骄傲,有所懈怠。需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唯有持续精进,才可不受人欺,不为人恼。

  叶凌盘膝在木床上,峰主令还在他不远处静静摆放。

  今日回山后,叶凌本欲将令牌交还给陈炎,哪知陈炎自后山传音道:“令牌你保管着,代行峰主之权。我自今日起正式闭关,一年不出,不得来后山打扰!”

  陈炎此番出行,重伤而回,尚未痊愈,因此有这闭关之事。

  叶凌无法,只得先行收好令牌,待陈炎出关,再去交还。

  叶凌闭目而坐,神识外放出来,将屋子周围完全铺盖,一举一动,一叶一落,尽被叶凌感知。

  叶凌神识强大,远超同辈,甚至青幽境修为的人,都不定能够企及。

  不多时,突然有一人,脚踏虚空,来在太虚园中。

  叶凌暗自皱眉,太虚园有蹉跎道人留言定规,宗内之人不得擅自入内,连八峰峰主,宗主掌门,也不敢有违,来人却敢径自来在园中。

  叶凌未敢轻举妄动,不知来人底细,故而继续以神识探查。见来人并无贼像,满园奇珍在侧,也未侧目,静立月下,不言不语。

  随后,那人冲着叶凌屋门道:“何必以神识探查,不如出来一见!”

  叶凌心中一惊,急忙收回神识,起身出门。

  月色下,见来人年轻俊朗,半挽发髻,余发飘然。一双眼眸深邃无底,表情不温不寒。一身血色道衣,纤尘不染。

  青年负手而立,道韵流转,肌体生香,恰是超脱世俗,傲然仙府。

  四目相对,叶凌便急忙收回目光。此人眼神如有迷惘困局,容易令人失去神志。

  不过叶凌知晓,此人前来,并无恶意。他修为精深,叶凌看不透。如要出手相逼,他此时怕已经落败

  青年亦是上下打量叶凌,双眼如有神助,洞察天机,随后出言道:“你竟然以剑入道,倒是少见。”

  叶凌心中微惊,他此刻并未将锋芒之气外放而出,竟然也被此人知晓,如此更令他不敢懈怠,时刻提防。

  青年又道:“月色尚好,有景如此,不能没有美酒作伴,开两坛醉云酿,正合时宜!”

  叶凌不言不答,不知青年打的什么主意。

  正此时,白无御突然从屋里走出来,冲青年笑道:“虚师兄来了,我这就给你拿醉云酿!”

  青年问道:“师叔祖可在后山?”

  “在,”白无御答道:“不过师父说了,要闭关一年,任何人不得打扰,你今晚是见不到他了。”说着,白无御就到紫竹林挖酒去了。

  见不到陈炎,青年并无失落之色,只因他此番前来,并非要见陈炎。

  叶凌见白无御笑脸相迎,暗自松了一口气,至少来的不是敌人,且和白无御还有师父陈炎相识,若只是来讨酒,却也算不得什么。

  不多时,白无御手捧两个酒坛子,从紫竹林走出来,丢给叶凌和青年一人一坛,道:“你们喝着,要是不够的话,就自己去竹林里面挖,下面埋了埋酒的紫竹,我都标着记号,很容易找到。我要先回去修炼,失陪了!”

  说罢,白无御便转身回屋去了。

  白无御白天被擒,害得叶凌与吴情也受了连累,孤身前往赤火峰救他,险些有所闪失。此事令他心中有愧,因此,他如今修炼心切,要尽快提升实力,护佑太虚一脉。

  青年伸手拍去酒坛封泥,仰头灌下几口后,大吐一口浊气,道:“宗门之内,只有醉云酿称得‘美酒’二字,饮来畅快!”

  青年席地而坐,对月品酒,好不自在。

  “千年之前,儒家屈圣,陨落于登仙途中,出手设阻的,正是万年前飞升的剑祖。而后东域百宗,齐灭万剑神宗,自此剑道没落。无形之中,天意有逞,剑修难成。前途渺茫,你为何固执此道?”

  青年突然看向叶凌,出言发问,两眼深邃,波澜不惊。

  叶凌迈步上前,答说:“我命在我,我道在心,至于修行造化,与天无干。若天意有逞,我自逆天伐道!”

  叶凌话发于心,锋芒之气不由外现而出,缠绕周身,如同利刃脱鞘,信马由缰。

  青年点头:“这便是剑道锋芒?难怪能令火云束手,秦元朗重伤。你剑指本心,锋芒毕露,却是不凡。师叔祖慧眼如炬,识得你这样的弟子。就凭方才这句话,你当浮一大白!”

  叶凌哈哈一笑,与青年话始投机,便拍开酒坛封泥,举起来灌下一大口,随后亦坐下来。

  青年再道:“你伤了秦元朗,赤火峰必然不会善罢甘休,肯定还要找你麻烦。太虚园珍宝无数,为你师兄弟独占,八峰之间,心有不服者,多如牛毛,在你道窍未圆满之前,还是在太虚园中,不要轻易下山走动!”

  叶凌闻言,再灌了一口酒,嘴角含笑道:“如此一来,我岂不是成了苟图安宁,胆小怕事之辈了?剑道锋芒,不进则退,我辈剑修,何惧一战!”

  青年又道:“大道争锋,不容他人置喙。虽称仙门,却终究身在凡尘。境界越高,七情六欲越强,这宗门之内,九峰之间,缺少的就是一股子人气。因此这一身境界修为,才是立足之本!”

  叶凌自然明晓这个道理,他如今欠缺的,便是境界修为。若要在宗门立足,还需时日。

  青年继续道:“你初到山门,尚不知道其中艰险。问天宗弟子数千,每年虽是一时意气之争,也要毁掉数十人仙途。刚过易折,月满则亏!”

  叶凌目光决绝,出言道:“我太虚一脉,虽然人丁稀少,却也非八峰可比!我剑道一途,虽然前途渺茫,我自当一往无前!宁向直中取,不向取中求!”

  青年笑而不语,彻底将酒坛里的酒喝完,随后站起身来,冲叶凌道:“给你一年时间,一年以后,九峰大比,我要与你一决高下!”

  叶凌闻言点头,道:“既下战书,我自然不会退后半步!”

  说完,青年腾身而起,踏空而行,来去如风,潇洒自如。

  叶凌虽不知其人姓名,却与之相谈甚欢,大有惺惺相惜之情。

  第二天一早,叶凌在屋前空地上,演练斩天剑诀,挥舞树枝。白无御便上前问道:“昨天你二人聊的如何?”

  “美酒相伴,自是畅快。”叶凌答说:“但我不知来人姓名,也没来得及询问。”

  白无御道:“此人名叫虚寞尘,是天玄峰宗主师兄,顾宁远的徒弟。亦是天玄峰弟子中的魁首,据说一身修为,已经达到凌虚境巅峰,不日便可迈入盈冲境。”

  叶凌闻言,暗自点头,昨夜他观虚寞尘时,只觉得他修为高深,举手投足之间,仿佛身沉大道,不可正视。如今听白无御这么一说,果然如此。

  吴情在一旁,不解道:“这倒是奇怪。师祖不是立下规矩,宗内之人,不得峰主之令,不得随意进入太虚园。连八峰峰主都不敢造次,这个虚寞尘为什么敢深夜造访?”

  白无御解释道:“他和咱们师父关系莫逆,以前经常来太虚园与师父论道,师父允许他自由出入太虚园,而且园中醉云酿也任他品尝。”

  个中缘由,叶凌与吴情已经知晓。叶凌又问道:“九峰大比,又是怎么回事?”

  白无御答道:“宗门内每十年,都要组织门内众弟子比试,角逐魁首,并设下诸多奖励,所为激励门人苦修。大比之后,便要大开宗门,收徒入山。门内弟子,若要外出历练,也可趁此而行。”

  

  

  

  

 

共0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