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别掉日晚上回来要塞四个

第二十二章 1.大网络时代(一)

流羿2020-04-14 17:21:54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形势突变,众人做梦也没有料到弑神堂主竟然将那把黑色短匕插进了自己的胸膛。

  玄雨小和尚吃惊之余,嘴上却依旧是不饶人的,嘿嘿一笑道:“我说,你好歹也是一堂之主,打不过想死,自己找个没人的地方抹了脖子去,当着我们这么多人的面,就玩挖心,实在是丢人丢到家了。”

  弑神堂主这番动作,却是震惊到了管得宽,他幼年之时,曾听父亲讲过一种献祭之法,乃是元婴以上修者才能够做到的,便是以己身血肉之躯献祭上古魔神,以期短时间内获得更大的力量,此法对献祭之人的肉体颇有损害,甚至会自此失去肉体。从元婴期开始,肉体不过是修者在外行走的凭借,其真正的生命精华在体内元婴之中,元婴不腐,生命不绝。因而肉体就显得不是那么重要了。

  但就算如此,此种献祭之法也不会有人轻用。其一,元婴以上修为,诸如大乘、渡劫、洞墟,修为已是超然绝伦,不屑于以肉体代价获取短暂的力量,何况这短暂的修为暴涨之后,后患无穷,整个状态会立刻陷入虚弱,若一击不能令强敌受创,自己则可能就此被强敌反制;其二,此种献祭之法,阴损毒辣,易继申献祭上古魔神,本身就是自降身份,更是对自己的侮辱,但凡非以命相搏之时,绝不会有人使用。

  因而,此种方法虽然能短暂的提高修为,但是后患无穷,加之元婴期修者,其生存主要依靠体内元婴,一旦失去了强大的肉体依凭,紧紧靠着元婴存活,是件极其危险的事情。

  管得宽以为此种献祭之法,纯属鸡肋,所以幼年听闻之时,嗤之以鼻。今日突然间弑神堂主的行为,忽的想到此法,不由得倒抽一口冷气。忙开口提醒道:“小和尚莫要嘻嘻哈哈,我们可能有麻烦了!”

  玄雨小和尚转头看管得宽,只见他一脸凝重,也忙收起慢待之心,眼神不错的盯着半空中的弑神堂主。

  弑神堂主左手紧握黑色短匕,朝自己胸膛心窝处狠狠的向深处扎去,似乎到了极深处,他停了半刻,疼痛让他的五官都变的扭曲起来,他似乎缓了缓神,那黑色短匕再次活动起来,这一次似乎没有网更深处处刺,而是停在那里,开始不停的左右翻动,随着他的手上的动作,心窝之处,暗红色的血液澎涌而出,顺着黑色短匕和他的手,如血雨一般从半空中洒下。

  而后,这个翻动的动作越来越快,越来越急。终于巨大的疼痛让他难以忍受的嚎叫出声,那嚎叫声仿佛九幽怨灵,听之毛骨悚然。

  “他......他在挖心!”黄裳女子忽的说道,声音都颤抖了起来。

  挖心的疼痛,岂是语言能够形容的,半空之上,充斥了弑神堂主无尽的嚎叫,这种痛苦和折磨,在声声不绝的嚎叫中,牵扯着所有人的神经。

  声声嚎叫中,弑神堂主扭曲的声音断断续续的传来:“可恶的宵小之辈,稍后我所有的痛苦和折磨,你们将千倍万倍的偿还!”

  终于随着极大的一声凄厉嚎叫,那弑神堂主的胸前红光一闪,血腥之气从半空之中缓缓弥漫开来。

  众人看到了一个令人惊悚到极致的场面。

  弑神堂主的整个胸口已然完全成了一个窟窿,这个窟窿的血液早已流干,从身体前方的窟窿开始,眼神可以毫无阻碍的穿过他的整个躯体,看到他身后的景象。

  而他的手中,正托着一颗血淋淋的心脏。那颗心脏之上血流如注,在他手中托着,还依旧可以看到强有力的跳动。

  再看弑神堂主忽的半跪在半空之中,将活活从自己体内掏出的仍旧邮政活力的心脏高高举起,脸上一片虔诚之意:“上古魔神,我伟大的主人,我以我的心脏献祭与你,此时此刻,不管肉体与灵魂,均是您的奴仆,供您驱使。伟大的魔神,赐予我令人畏惧的力量吧!”

  话音方落,这已然有些微亮的天空忽然之间变得一片黑暗,那黑暗蔓延速度之快,瞬间遍布整个苍穹,紧接着,这黑暗似乎有着某种神秘力量,不断的在苍穹中旋转下压,下压到让人感觉头顶之处便是这黑暗居所。

  黑暗滚滚,分不清何处是九幽黄泉,何处是玄清正道。

  黑暗之中,仿佛有厉鬼的呼号,更有阴风阵阵,摧人心智。

  蓦地,那黑暗中闪过一道邪魅的红色闪电,将这茫茫的黑色苍穹从中分劈开,而不知何时,弑神堂主已然站立在这红色闪电之上,眼神充满了无尽的阴厉与嗜血。

  “你们,统统陪葬!”弑神堂主的声音似乎从苍穹的四面八方同时传来,空洞而冷酷。

  声音过后,那黑暗之中,竟同时响起了咯咯吱吱的声音,这声音不绝于耳,仿佛地狱活鬼生啃人骨一般。

  “轰——”的一声红色的闪电在天空中毫无征兆的迸裂,然后迸裂成为八道猩红色的红芒,这八大红芒彷如触手一般,极速的朝苍穹八个方向蔓延,渐渐的布满了苍穹。

  远远看去,仿佛八道撕裂的猩红色伤痕,在苍穹之上,触目惊心。

  “这弑神堂主在搞什么?用不着如此大的阵仗吧!”玄雨小和尚暗暗咒骂道。

  “莫要贫嘴,小心防备!”黄裳女子一边出言提醒,一边祭起手中的相思扣。相思扣粉光弥漫,在她身前形成了一个粉色光罩。

  管得宽此时此刻,一句话都没有说,一头雪白的头发迎风飘动,在黑暗之中显得格外清楚。

  他手中两根长箸缓缓浮动,也形成了一道如有实质的光罩。

  玄雨小和尚见两人皆是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也收敛了嬉笑神色,将手中慈航梵珠在胸前挂好,轻轻念咒,那慈航梵珠金光大胜,竟将三个人都罩了进去。

  三人方拉开防御架势,但见那八道似乎与苍穹一般无尽的红芒,陡然亮起,整个黑暗之中顿时血红之色弥漫,黑暗翻涌,红芒闪过,天地成了血海。

  “都给我死!”弑神堂主的身影早已不见,却忽的听到他的一生凄厉叫声。

  但见八道红芒迅速的在黑暗苍穹之上旋转起来,这八道红芒月转越快,整个天地也被这红芒映衬的一明一暗。

  “轰隆——”八道红芒齐齐冲天而起,向上极速爬升。似乎接近苍穹至极处,竟齐齐的转回头来朝着玄雨三人方向极速的坠落下来。

  待八道红芒坠至半空之时,突然那红芒最前端陡生异变。

  八道红芒的最前端忽然朝四面弥散,在极速的下落过程竟形成了八个巨大的红色骷髅头。

  那八个骷髅头甫一形成,便带起阴风万道,鬼哭不绝。

  更令人觉得奇怪的是,这八个巨大的骷髅头上的眼睛却是紧闭着的,不像寻常的骷髅头,是两个圆圆的大窟窿。

  玄雨三人也明显的看出了不同之处,皆是纳闷不已。

  然而,待那八个骷髅头已然离着众人不过十丈之高之时,那八双骷髅眼睛竟同时齐齐睁开,与此同时,从这八双眼睛之中似乎放出十六道如有实质的红色光芒,光芒乍泄,这八个骷髅头似乎瞬间活了过来,竟有了表情一般。

  这八个骷髅头的表情各异,竟是八种不同的形象:哀、恨、忧、伤、惊、恐、喜、怒,皆是惟妙惟肖,栩栩如生。

  再看这八个神态各异的骷髅头,在众人头顶十丈处齐齐停下,又交错环绕了几圈。

  终于那个“喜”的骷髅头,一声刺耳的狂笑,朝着众人狠狠的撞去。

  “小心——”管得宽大吼一声,与黄裳女子、玄雨小和尚对视一眼,皆同时朝凝结的防御罩上打出法诀,以最短的时间加固防御罩的防御能力。

  众人堪堪将法诀打出,那道“喜”骷髅头便重重的打在三人法宝构筑的防御光罩之上。

  “轰隆——”一声,光罩摇了三摇,光芒稍稍一暗,再次震起,其上真气流动顺畅厚实,光芒复盛。

  而那个“喜”骷髅却似乎惨笑了一声,朝四面八方分裂开来,消失在黑暗之中。

  玄雨三人的神色也是各异,管得宽只是稍稍皱了皱眉,黄裳女子冲击最小,几乎没有什么异常。

  倒是玄雨这一次却是反应最大的,倒不是因为他的修为不济,而是他所布的防御范围最广最大,将三人统统罩了进去,所以受到的冲击也最大。

  再看他身形轻轻一晃,一咬牙低声道:“好厉害的法术,再接几个,非要把佛爷震吐血不可!”

  管得宽忙关切道:“小和尚,你若不行,换我来做为防御阵的主阵。”

  哪料玄雨嘿嘿一笑:“还能抗个几下,不行再换也不迟!”

  管得宽这才点了点头,朝玄雨投去一个激赏的眼神。

  弑神堂主的声音在虚空之处再次响起:“倒是我小瞧你们了,再接几下试试!”

  玄雨小和尚突然扯着嗓子道:“弑神老儿,莫说几下,便是百下千下,佛爷也不在乎!”

  话音方落,忽听黄裳女子道:“小和尚,注意了,他的攻击再次启动了!”

  玄雨定睛瞧看,果然如此。只是这次与方才不同,竟有两个骷髅头,齐齐的动了起来。

  正是“忧”、“伤”两具骷髅头。

  再看这两具骷髅头,互相交叉,一声呼啸,两道红芒在空中划过,朝三人的防御光罩狠狠的砸了下来......

  “轰——轰——”两声巨响,震天撼地。

 

共0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