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别掉日晚上回来要塞四个

第五章 脱身而去

流羿2020-04-15 21:41:45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观涛郡坐拥四城,即使是最靠近大陆的一城也能听到东海涨潮时的涛声,故称为观涛。

  沧月也是临海,只是被尊者们布下了阵法防止打扰修行,所以听不到涛声。

  如今听闻涛声阵阵,易歌心中的雄心壮志也在体内翻江倒海。

  观涛郡,黄州城,易歌找到门派指定的客栈,富丽堂皇,牌匾三个气势恢宏的大字“醉月楼”,看来也是皇家开的,拿出列掌门给的证明信,就在天字一号房住下了。

  “我到了,勿念。”易歌给林桃夭写信,翻来覆去不知道还要写什么,林青染笑得不能自拔。教着易歌又写什么这里环境很好,什么我很想你,什么可能我会忙到无法写信也不用担心,最后署名爱你的易歌。

  写完信后神清气爽,托付给掌柜柳万钱后走出客栈。

  街上人来人往,易歌在冷清的门派有林桃夭等人陪他反而不寂寞,如今虽然熙熙攘攘却有些落寞。

  易歌在街上游荡着,思索着如何做好事。门派规定是行侠仗义,打抱不平。

  “南秋玉!”林青染看着一个背影突然大叫,直接附身易歌跑去。

  那人穿着仆人标准的灰步衣,正扛着一袋大米走在路上,被易歌一把抓住回头一看,易歌也惊了。

  他和庄离长得一模一样,只是他十六七岁,如同遇见年轻时的庄离。

  他没有想庄离一样苍白的肌肤,想必当下人太久,他肤色比庄离健康太多,他的眼神也不似庄离般寒冷,他虽然灰头土脸但面带怡然自得的微笑,就连易歌这等修仙者都觉得他容貌若仙。

  那人被人突然拉住,也不哀怒,面带微笑说认错人了,又扛起麻袋想走。

  林青染想来没有认错,易歌也相信,他和庄离长得太像,或者说,秋水本就是照着它主人的样子做出了庄离这个傀儡!

  连莫渡天都能一眼认出附身易歌的林青染,可他的表情表明他真的不知。

  他也不是仙道中人,他只是一个下人,和易歌差不多一样年纪,却成为下人。

  他就是那个让莫渡天、林青染念叨的南秋玉?那个写出《染玉录》的南秋玉?

  “你身上怎么那么多伤!”林青染在大喊,再次拉住想走的那人。

  路人看来,不过是两个少年在争吵,或许他们是分散已久的亲人吧。

  那人依旧不焦躁还是那张笑脸。

  “阁下能看到我的伤?是仙道的人?我家老爷但是喜欢结交像你们这样的朋友,可我的确不是你要找的人,不好意思。”

  “你还没回答我!”

  “道长自然不知道我们下人,身上有伤家常便饭的事,我快迟了,阁下还有事吗?”

  “你叫什么名字。”

  “小人是无名无姓的孤儿,得老爷赐了个名字,叫孔生。”

  林青染放开了手,孔生又笑着说了声打扰,扛着米走了。

  林青染下了身,易歌能清楚感觉到她的悲伤和落寞。

  孔生的脸和庄离一模一样,这难道只是一个巧合吗?易歌回到客栈,柳掌柜自然已经听来往食客说了这事。

  “那孔生无父无母,被孔老爷捡了回来留作家仆,如果他正是道长的家人,也能得一家团圆。”柳掌柜念叨着。

  “柳掌柜可知道孔老爷在哪找到他的?”易歌问。

  “这不清楚了,孔老爷主家原本在山海郡,可惜山海郡改作沧月派,孔老爷也就搬到了这里,孔生当时就跟着了,想来是山海郡就捡到的。听他们人说是在一座雪山上找到他的,那山好像叫荒骨山。”柳掌柜陷入思考。

  荒骨山?易家原本掌控的雪山,大哥易乾也曾经被送去过荒骨山,孔生在荒骨山中被找到?

  如果他真是南秋玉。

  易临渊说大哥把书给了秋水,而秋水的主人南秋玉去过荒骨山!

  千丝万缕似乎开始相勾相结,却也如同一团乱麻。

  “被找到的时间大概是多久知道吗?柳掌柜。”易歌语带急迫。

  “这就完全不清楚了,但肯定是很小的时候了。”

  “明天去孔府拜见一下孔老爷吧。”易歌心想。

  孔府和易家原来的易府一般大小,孔家在家族整合后也成为了观涛郡的大家族。

  “沧月派的道长来了。”下人传话后,易歌进入孔府,孔府内清新雅致,看来是书香门第。园林设计也是高雅别致,易歌在沧月见得多了,也就略懂一些皮毛。

  孔老爷看见易歌过于年轻,又听见易歌修为灵域六周天,如果不是沧月派的证明,孔老爷永远无法相信。

  “易道长天资卓越,老朽实在佩服,道长有何事需要老朽帮忙尽管直说,老朽必当在所不辞。”

  “孔老先生不必麻烦,我前来只是想打听一下贵府的一位下人,他叫孔生,他有什么过往?”易歌敬礼。

  “你说孔生啊,他生下来父母就抛弃了他,被街边众乞丐养大,原本在街边乞讨而生,像他那样的小乞丐都会挨不了饿,去扒窃路人或是抢劫商铺,而他却只是乞讨,不偷不抢,有时还跑来我府上学字,我很喜欢他,也就想收留他。”孔老爷说着往事,面容渐渐悲伤。

  “于是我就派我一位儿子去带他回来,可那个混账却对孔生说我病倒了需要去荒骨山采到一朵蓝雪莲才能救,他能办到我们就收留他,当时老朽确实是重病,孔生就这样被他们送去了荒骨山。”孔老爷潸然泪下,林青染也在脑内落泪,她认定孔生就是南秋玉。

  “所以孔生倒在荒骨山,被你们找到了?”易歌提问。

  “我本意是让他们去买一朵回来,可是事已至此,那群孽畜自己却不敢上山,孔生就一个人上了山,那群孽畜买了后也不寻他,直接就回来洋洋得意,被我听到,这才急忙和家臣前往荒骨山,那边负责人也说无人下山,我们就在山中寻找。”

  孔老爷停顿了一会,整理自己的情绪。

  “当时已经过去了快一个月,孔生抱着蓝雪莲倒在雪山之中,苍天有眼,他还活着。”

  孔老爷说最后几个字时依旧泪如雨下,易歌没去过荒骨山,但也听家臣说过,就连圣域也不敢在山上待上一周,孔生竟然能活一个月,不得不说苍天庇佑。

  但心里更想的是这和大哥有什么关系。

  “我想传他仙道,可惜他全身血脉已废,又想给他财产,可惜他丝毫不要,就在我家做工,我也只得安排他做一些轻松的活,我死以后,孔家就是他的,我为他取名生,便是感叹他的生命力,也是当他就是我的亲生儿子。”

  孔生这时依旧一脸笑容的来到了大堂。

  “当时是多少年。”易歌问出了他最想问的问题

  “皓明皇四百五十三年,我记得太深了。”

  大哥易乾还没有去荒骨山,易歌有些失望。

  “孔老爷又在讨论我的往事吗,都说是我当时愚笨,不知道问蓝雪莲能否购买,一听说有人收留只想着上山立功,反而让重病的老爷亲自去找小人,我才过意不去,老爷千万不要再为小人伤心难过了。”孔生轻描淡写。

  “不知道道长打听孔生所谓何事?”孔老爷收拾好情绪。

  “只是孔生长得确实像我一位失踪的家人,所以特来拜访,如今看来确实不是,打扰了孔老先生。”易歌起身拜别。

  孔老爷却把易歌留下,相邀聚餐。

  “听闻沧月易歌小友来了,我急急忙忙就赶回来,人还没走吧。”孔羡鱼急冲冲的走来。

  原来他们是一家人。

  “拜见东灵孔掌门。”易歌回礼。

  “哈哈哈,在家就别那么客气,爹酒席定好没有,定好了那就走吧。”

  几人相邀出门,孔老爷也示意孔生一同前往。

  林青染飘在空中望着孔生,没人能注意到她,因为她现在只是易歌的灵气,仙道中人有灵气流动实在平常。

  孔生却抬头看了她一眼,又望向远方。

  “你一定是南秋玉!南郎!”林青染抱向孔生,可常人只当时清风拂面,毫无知觉。

  林青染得烟雾之身也抱在空气之中。

  “好久不见。”孔生微微一笑,轻轻的说。

 

共0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