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别掉日晚上回来要塞四个

第三十五章 拟态妖怪

流羿2020-04-13 19:41:57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秦朗终于隔了这么几天看到了凡似玉——换了身干净衣服,躺在床上安睡着。

“他要一直这么睡下去了。希望不会有什么东西吃掉他吧。朗,快背上,我们走。”

他们在这里也逗留了几乎一个多月了,也该离开了。

这一个多月里,秦朗也没看见虚淮,也问过,霁回答她不能随意进出龙宫。他们带着凡似玉到了之前凡似玉最开始去的拜访龙母的地方。

原来,最开始他们进来的就直接是龙宫的密道,所以到处都是走廊,四通八达的。不过能把密道都修的这么豪华也是醉了。

房间里是龙宫少有的黑暗,龙母盘在黑暗中,身旁是昏迷不醒的龙王。龙王什么个情况霁也没有提过,只是说他醒不过来了。

“要离开了吗?”龙母的声音缓缓传来,听起来很疲惫。

“打扰了,这些天。”霁规矩的鞠了一躬,然后招呼秦朗离开。秦朗也连忙鞠了一躬,然后屁颠屁颠跟着出来了。殊不知龙母一直注视着他。

“那我们要从哪里走?”秦朗追上霁问。

霁用手指了指上面:“当然走上面。”

他们离开龙宫,一出来就往海面上游。下来的时候很好玩很轻松,但是带个人往上面游就是件力气活。

“看我才刚刚恢复,你舍得一直让我背吗!”秦朗这几天也跟霁混熟了,嘴贫道。霁并不是那种江湖上能力高,脾气怪的高手,而完完全全就是个普通人的感觉。时不时也很逗比,也会发呆,也说些傻话,对什么人都没什么架子——比如现在他就在一边跟一条鱼说话。

霁对着一条蓝白色的小鱼絮絮叨叨,像是真的能跟它对话一样,假装没听到秦朗的抱怨。

“... ...我知道你听见的。”

“哎呀,你看看,我这么小一个身板,怎么背得动他嘛。嘿嘿,朗你要学会多吃苦,不要指望别人嗯。”

“屁,你就是懒。”

霁理不直气也壮:“我就是懒怎么了!哼!”

“... ...”

他们游了很久才终于看到头上的巨大阴影。这里不是之前传送过来啥都没有的礁石,而是另外一个有花草树木的岛屿,巨大的阴影浮在头顶上,很有压迫感。

霁明显也累的很,喘着气还是游在前面,先一步登陆。秦朗拖着凡似玉也上了岸,一上来就跟霁一样躺在沙滩上摆了个“大”字。

两个人休息够了,才又站起来活动。

“啊啊,我讨厌有身体,好累啊。”

“嗯嗯,霁你要学会多吃苦,不要指望别人嗯?”秦朗挖苦他。

霁翻了个白眼。

他们衣服并不是湿的,由于有避水珠。但是霁的是湿的,因为他虽然已经融合了,但还是可以在水里呼吸,也就没有用避水珠。

秦朗还在观察四周的环境,霁就大大咧咧拖着尸体一样的凡似玉,把他拖到树荫下面摆着,然后开始换衣服。这里还是白天,天气很好出了太阳,暖洋洋非常舒服。

周围也充满了生灵,时不时就有一声鸟叫,或者树林里面悉悉索索的动物行走的声音。秦朗只觉得非常舒爽,在海底堆着的潮气和憋闷都一下子散开了。那地方虽然才下去的时候看着特别好看舒服,但是一点都不好玩。

“朗,你楞着干啥呢?快过来啊,你不热嘛?”霁衣服都换完了,看见秦朗还站在原地一个劲呼吸空气,觉得非常有趣。

“你想多呆一会儿还是直接去下一个地方?”

“下一个地方?”秦朗反问。

“唔,这里离人界还挺远的。要路过好几个地方,不过时间上也不急。怎么样,想跟我绕一圈吗?”霁问他。

“我们不是已经待了很久了吗?”

“哪有,这里待的时间,换成人界的大概也才三四天吧。就算有什么事情,还有金雀他们两个在。再说了,我也不是没有清剿过周围的小妖怪们,不急。朗的话,你也没什么事情要办吧?”

“话是这么说... ...”

“那我们就先把这人放到理想乡去。”霁打了个响指,决定了。

秦朗盯着他兴致勃勃的样子,问:“你是想去干什么?”

“啊,修行啊,肯定是帮你修行嘛~”霁笑着打哈哈,“当然,有吃的就更好了嗯!”

“那我们先走吧,我以前设的法阵就在前面不远... ...应该。”霁一副“我才不会背他,你自己有点眼力见背他啊”的表情,然后率先走了。

这里没有人类的踪迹,就算顺着动物的足迹走着狭窄的小道,路也非常难走。霁时不时就直接让秦朗停下,自己先去前面看看走不走得通,然后又无功而返。在一块地方兜兜转转了半天,秦朗:“你不会是路痴吧?”

“... ...我哪有!”霁反驳,“这边,肯定走这边!”

然后前面是一颗栽倒了的巨大的树木拦住了去路。

“承认吧。”秦朗站在他旁边,幽幽道。

“... ...我绝对不是。”霁嘴硬,眉头一皱,察觉到事情有些奇怪。

他们又走了一会儿,霁终于知道哪里奇怪了:“别动,我们原路返回... ...你走前面,我看你记不记得。”

秦朗作为一只狼,怎么可能路痴?虽然不知道这货带着他在这里傻转半天又要走回去到底是想作什么幺蛾子。但还是带路直接往回走,但是走了回去,却傻眼了。前面根本没有路——全是草丛,没有被踩踏过的痕迹。但是他们绝对是从这边过来的啊?明明这里还有气息... ...等等,气息散开了,反而在另外一处地方聚集起来。

“你不会是路痴吧?”霁从后面跟上来,站在秦朗旁边幽幽说道。

秦朗:“... ...”

霁笑了一下,问:“确定是这里吗?”

秦朗点了一下头:“我记得就是这里,但是... ...现在气息不在这里了。”

“那就走。”霁往前走,秦朗看见霁直接就往前面的那棵树走过去,知道他是相信自己才这么勇。果然,霁一走过去,那边的树就像烟雾一样消散了,但是其他地方依然保持原样,也看不出来是他们来的时候那条路。

“怎么回事?”秦朗跟上霁问。

霁却笑着看他:“自己好好观察。”

秦朗一头雾水,还是跟在霁后面,然而霁也不再往后面走,走到之前那棵倒下来挡住去路的树干那里,果然也是假的,直接穿了过去。

秦朗跟着连续破了好几种假的障碍物,好像才明白一点:“是雾?”

霁点头,表示他答对了:“这是一种自然现象。这片树林,有灵了,而且不是个好玩意儿。”

“灵可以一片一片的存在?呃,我的意思是,难道不是单独的一个灵体而是一整片树林?”秦朗知道自己还是没有表达清楚,但是霁知道他在问问什么:“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这没什么好稀奇的,以后你会遇到的。哎呀,当年我们来的时候,这片林子还没这么大。加上周围没什么气息,我一开始忽略了。”

很快他们到了一块草地,那里有一颗巨大的古树,蝴蝶和小鸟围绕着它,看起来非常有灵气。上面阳光洒下来,看上去非常舒服温暖。

但是走在前面的霁无情撞破这个假象。

前面只是一块啥都没有的半人高的杂草堆而已。

“连动物也可以模仿出来?”秦朗疑惑,明明他是有感觉到气息的。

“这里有什么什么就可以模仿造出来。”霁毫不惊讶。

他掏出一把短匕,打理前面的杂草,让秦朗先休息一下。秦朗问他需不需要帮助,霁就让他站到附近的树上去好好看他操作。

秦朗听话的爬上了树,还差点不小心碰掉几个鸟窝。

只见霁在那片草地上穿梭,但是并没有踩踏杂草,而是直接跳到需要的地方把那里的草给割断了。很快这个地方就被他割了一个圆形出来。一点一点,秦朗看出来他在做一个法阵,这边一撇,这边一捺,像是什么符咒,但是秦朗对符咒也没什么研究,也看不懂,想着那就死记硬背。

这是个大活,等到太阳西斜,霁才气喘吁吁满头是汗的出来,但是法阵还没有完成。

“哈~”他打了个哈欠,“好累。朗麻烦你生个火咯。我们去抓小鸟吃吧。我还没吃过烤的东西诶。”

这里的树都生机勃勃的,也没什么可以烧的。而且还有好些都是假的,你一走过去,树就不见了。这林子是嫌自己树少是吗?装点假的,让自己看起来好看一点?!

秦朗把凡似玉放在清理出来的空地上,就在附近试图拣点柴火。而霁快乐的捡了几个小石子就上树打鸟去了,前面几个都没打中,之后就跟开了挂一样,秦朗看都没看见鸟在哪里,霁就一个石子过去,不远处就掉下来一只。

“诶诶,那里还有一只!”霁在树上面坐着叫唤。秦朗抱着柴火,还要负责捡鸟,非常不爽,不过倒是让他发现不远处是没有树的,那边是一条小河。

秦朗看到这种河,就莫名其妙有点怕。毕竟之前差点被那个河水鬼湾拉下水丧命。

 

共0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