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别掉日晚上回来要塞四个

第三十九章 飞车

流羿2020-04-13 13:02:00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我猜测柳家的武运都汇集到了柳洛竹身上,才使她有如此的锋利的剑意,说不准是她父兄留给她的礼物。”欧阳湛颔首。

转头却看见喝着茶吃着糕点偷懒的俩货,遂吼道:“速速去修炼,我给你们护法。”????

修炼都是先吸收足够的灵气进入丹田气海,然后运行各门派殊途同归的基础功法牵引灵气在体内运行一周天。

淬炼使窍穴适应灵气的渗透,慢慢的天地灵气变化就会有感知,当灵气与自身融合到一定程度,可以通过修行高阶功法将灵气外放实现御物御剑。

继续修行到达金丹境逐步就能沟通天地,与天地共鸣,御风飞行。

元婴境知晓自然法则为己所用,可搬山可倒海。直到飞升位列仙班,这都是需要大量灵石来堆积。

冉岷刚到练体境初期,缺少灵气支撑一直境界不稳,这次有充足的灵杂石就放开手脚尽全力吸收灵气。

让冉岷纳闷的是自己消耗的杂石好像格外的多,据欧阳湛的内视之法判断自己的丹田气海并没有比柳洛竹更辽阔,可是灵杂石灵气进入体内后莫名其妙的被消耗掉了一些。

估算下大概是柳洛竹消耗的一倍,效果可能还没柳洛竹好。这是个令人抓狂的发现。

冉岷心境又要崩塌,难道是我太废物了?

 李默也处于刚开始冲击练体境初期阶段,他事务太繁忙没有时间修炼,不过他虽然胖练体境的资质还是不错的。

估计也是得益于母亲家族武将一脉血统,在欧阳湛的引导下,终于可以将灵气从丹田气海中调出,打通几个基本窍穴在四肢百骸运行一周天回到气海。

李默气象立变,正式进入练体境初期,感受着身体灵气的运转本应高兴的李默却有些莫名的伤感,原来修行是这种感觉。?

李默看下四周,欧阳湛在闭目运功吐纳,冉岷也在闭目稳固境界。

然后轻轻转头望向柳洛竹。

柳洛竹早已经稳固了境界,趴在桌子上睡着了,一绺秀发从额头滑下,好像在做着美梦微笑着嘴里嚼啊嚼。

李默静静的看着柳洛竹,不自觉的有泪水滑落脸庞,她真的有些像一个人,像那个喜欢腻在他身边笑魇如花姑娘,那个喜欢拉着他看星星的姑娘,那个死在他怀里的心爱姑娘。

林心心,我想你了。 ?

李默一直都在压抑自己的悲伤,压抑自己的思念,始终憋着一口气强迫自己满脑子都在想如何去复仇,而不敢去想自己的心爱姑娘,害怕自己只要想了第一次就会崩溃,会永远不停的想下去再也没有力气去想别的事情。

而需要他的身份地位决定了需要他去做的事情真的太多了。?

?“李默,去外面冷静下,心境不要坍塌,这是你无法改变的命运,这也是心境磨练的好机会。”欧阳湛的声音适时的轻轻响起。

他明白李默刚刚踏入修行路,心境还没有跟上修为的脚步,见到柳洛竹就不自觉的想起林心心,情感便一发不可收拾,等他发泄出来后及时提醒他。

李默赶紧用袖子擦擦脸,对欧阳湛一礼轻轻说到:“谢过师兄。”

然后拿出自己一个宽大的袍子轻轻盖在柳洛竹身上走出房间,南越的夜里凉。??

“戏看的差不多就行了。”欧阳湛睁开眼睛看向冉岷轻轻说道,他感觉到冉岷的已经气象平稳,丹田气海充盈稳固,这是练体初期境界稳定的气象。

只是有些心烦意乱不适合继续修行,遂提醒他。

冉岷尬笑挠挠头起身蹑手蹑脚的跟着欧阳湛出了门。??

看天色已经是拂晓,难怪大修士一闭关就是好几年,修炼起来完全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

李默站在凉亭里,听到他二人也出来了说到:“出去走走?”???

三人随意漫步在清晨的校园里,心情都很轻松宁静,迈过练体境的坎他们就是真正的修士了。

当散步到广场前时,看到武备学斋的学生已经在广场上操练,还有晨跑的各色学生。

经过比武台时李默突然停住,沉默了一下后慢慢走上比武台,在台上稍微转了转找到个位置,低头看了一会儿又费力的蹲下摸了摸。

接着转向冉岷欧阳湛二人,一揖到地朗声说道:“二位兄弟,请助我北伐中原,恢复大夏,一统天下。” 

二人赶紧还礼:“志同道合,如我所愿。” 

朝阳从远山处升起,阳光洒向三人,新的一天开始了。?

  

番内篇——柳洛竹篇。

 

“你是谁?为何在这里?”一个如精灵般可爱的5.6岁的小姑娘,拿风车指着一个比他稍大点的小胖子问。 

“我叫李默,这是我曾外公家,我要出趟远门之前来看看曾外公。”小胖子回答道。

“胖子李默哈哈。”小姑娘如同银铃般的笑声响起。

“小妹,莫要无礼。”一个10岁左右的男孩快步走过来,朝小胖子一礼:“柳果拜见世子殿下。” 

“免礼免礼,你就是柳世伯家刘果哥哥吧?我奶奶提起过你,你我平辈相交即可。”胖子李默学着大人的模样挥挥手一本正经的说。

 “哦,世子胖子李默殿下,咱们一起玩风车吧,果哥哥不喜欢玩风车。”小女孩满眼期待。

“好呀。”李默微笑应道。

吕国丈和柳功站在屋檐下看着几个孩子嬉戏打闹,吕国丈抚须微笑道:“竹儿和默儿倒是能耍到一起。”

“是呀,默儿性子太冷僻,竹儿性子开朗倒是很般配呢。”这时吕贵嫔带着糕点款款走来笑着说道,柳功见礼,“柳世兄莫见外,你我一起玩大,都当你是家人一样。”

?“柳功惶恐,竹儿一个野丫头哪里能配得上世子殿下,世子殿下是嫡长子还是王妃的独子,柳家能攀上两位夫人的小公子就已经是造化了。”柳公行礼说道。 

?“方简的军功攒的也差不多够了,我这几天就给上将军写信,给他先升一阶军衔,过几年再积攒点战功封个爵位,不就能配上了吗?”吕国丈很看好这个家臣柳功的儿子吕方简。

这也是拉拢军队新秀的手段,废水不流外人田,反正世子多个侧妃也是好事。 ?

“拜见贵嫔奶奶,竹儿要吃糕点”竹儿看到糕点远远的就边喊边奔跑过来。

?“嘴儿真甜,竹儿当世子妃可好?每天都有糕点吃呢。”吕贵嫔摸着竹儿的小脸笑着说。 

“好好我要当世子妃。”竹儿边吃糕点边含混不清的说。

众人都被她逗乐了,李默在远处一脸疑惑,他们在笑什么?

南越王出京就藩,李默跟随一走就是十几年,国事每况愈下,再无人有心情提及此事。

 阳光照在柳洛竹清丽的脸上,晃的她睁开眼睛,

 “嗯?是梦?”眨巴眨巴嘴,但嘴里好像还留有贵嫔奶奶的糕点味道。

 一件袍子滑落,柳洛竹捡起来端详一下,袍子相当肥大,还有着世子殿下的味道,柳洛竹把袍子抱进怀里。

心想:能当世子妃应该也不错,不对现在是皇子妃了,一下少奋斗二十年。

再说了王公贵族家的少女哪个没有妃子梦?况且世子殿下又是那么温柔的一个人。

胖?胖就对了,见过那么多王公贵胄哪有瘦的?瘦的那是混的惨吃不饱。

 咦~想什么呢,不害臊,柳洛竹把羞红的脸埋进袍子里。

 

共0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