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别掉日晚上回来要塞四个

第一十六章 、脆弱的兽医

流羿2020-04-15 03:21:51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重要的不是刚才爆炸的药炉、而是叶闻天刚才所展露的实力。

根据赵江所给的医师的师门技能和可学习的技能,白子墨不记得有任何一招可以像叶闻天那样强行镇压即将爆炸的药炉。

就在白子墨暗自思考的时候、叶闻天已经安抚好刚才前来询问的门派弟子。

“我还以为你只是忘了以前的记忆、但是这些应当刻在你骨子里的医术是不会忘得,看来是我高估你了。”

叶闻天走上前来拍了拍白子墨的肩膀、打断了他的思路。

“不过没关系、重新学就是,藏书阁第一架第三排的书,不看完就别出来了。”

言毕、叶闻天不顾尚未晃过神的白子墨出声反对、就挥舞折扇卷起一阵清风将白子墨送进藏书阁内。

“嘭!”

两扇木门碰撞发出了一声巨响,将白子墨从神游中叫了回来。

随着大门的关闭、魔晶灯也很自觉地亮了起来。

“完蛋,希望师父这回不是真的生气吧。”白子墨苦笑道,看向被药炉撞烂的窗户。

此时已经有几个悬壶门的弟子在忙里忙外的进行修补。

就算没人管那个破口,白子墨也不敢从那里逃出去的,毕竟要是被师父发现,搞不好就要被逐出师门。

虽然叶闻天此人在平时看起来平易近人为老不尊,但白子墨心里一直有一种感觉——他有着自己所坚持的原则。

这一点从别的门派说是赶来援助却趁机独占了几个山头、而叶闻天只要了一个小院子就可以看出来。

昏黄的魔晶灯还在亮着,似乎根本不用考虑能量用尽似的。

白子墨长叹一声、将现在自己被下了禁足令的事告诉赵江、然后不情不愿的晃到书架面前。

“咦,就两本啊,吓我一跳。”

看着两本孤零零待在第三层的书册,白子墨终于松了口气。

不过说是书籍、其实就是两本游戏攻略,是让玩家用来学习怎么调配香药的。

即使叶闻天不提、白子墨在知道这两本书之后也会主动过来看的。

藏书阁内另一边就摆放着供玩家学习用个书桌,只不过白子墨嫌走过去太麻烦,反正也没有人进来打扰他、白子墨干脆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拿起一本书翻阅起来。

透过门缝悄悄偷看的叶闻天看到白子墨如此认真的翻阅,不有露出了一个欣慰的笑容。

但没过多久,白子墨就轻轻调换位置,用自己的背对着藏书阁大门

“叶师傅,剑意居云中君座下弟子云落求见。”

原本守在门口的守门弟子跑了进来,在叶闻天的示意下压低声音说道。

“嗯,让她在内屋等我吧。”叶闻天挥挥手示意他下去,拿起炼制香药的茶壶挑选几种香草之后将茶壶口对准了门缝。

“阿嚏!”

原本有些昏昏欲睡的白子墨在闻到一股异香之后突然打了喷嚏,原本有些发沉的脑袋一下清醒过来,白子墨连忙打开状态栏。

果不其然,状态栏里面多了一条亢奋的效果!

“我去,师父果然在偷看!”

还有一些睡意尚存的白子墨顿时振奋无比、立刻正襟危坐认认真真的读起书来。

另一侧,叶闻天见白子墨不敢在背对着自己偷偷偷懒之后,满意的点点头向里屋走去。

“叶师傅,怎么晚还来叨扰真是不好意思啊。”

还没走进屋内就听见一道如同夜莺般的声音响起,叶闻天抬头看见一直守在门口的云落。

“呵呵,还跟你叶叔叔见外。”

叶闻天朗声笑道,同时撇过头四下看了一眼:“进去说。”

云落点点头,侧身让叶闻天先进屋内。

“叶叔叔,刚才那一声爆炸是怎么回事?”刚一进屋,云落就迫不及待的问道,声音里满是关切。

“呵。”叶闻天看了一眼有些焦急的小姑娘,顿时明白了云落的心中所想,不由笑道:“放心吧,那混小子没事。”

答非所问,但却说出了自己最想知道的答案,原本故作沉稳冷静的云落俏脸一红。

叶闻天将刚在的药渣倒出,重新燃起一壶清香。

“说吧,来这什么事?我可不相信你这个小妮子大半夜赶过来就是为了这么一件小事。”

“还小事...半个狮城的人都看见了...”

云落在心里吐糟着,却不敢直接说出来。

“我师父让我捎句话给您,说是不久后悬壶门的行刑者沐长老就会赶到狮城,让您在游学任务时千万小心。同时,为了保护您的安全,在游学的时候我们剑意居也会安排几名弟子暗中保——”

“不用了。”

云落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叶闻天给打断:“如果那沐老头真的想杀我,来再多的人也挡不住,不用让那些年轻人为我一个糟老头子来送命。”

“可...”

云落还想再说些什么,但被叶闻天抬手制止。

“生死有命,你们剑意居如果随意插手此事很有可能让两个门派都闹得不愉快,不过不用担心、我答应了你师父、有机会再找他喝酒的。”

“嗯...”云落低下头紧咬嘴唇,似乎每当她不想让别人看到她的表情时,她都会这样做。

“对了,你脸上的伤我一直没有什么头绪,但那个小子今天晚上一直在苦心研制、想必过不了多久就会弄出来了。”

叶闻天淡淡的岔开话题说道。

“啊?...嗯...”

云落起初还没有反应过来、但愣了片刻之后立刻懂了叶闻天的意思,再一次羞红了脸。

她抬起手隔着面纱轻轻摸着自己脸上的那一初伤口,一股甜意不自觉的在心中弥散开来。

“好了,没别的事就先回去吧,毕竟悬壶门那么多人、都只是一群名不副实的废物,徒有医师之名,却无医者之心!”

叶闻天朗声说道,浑身内力突然一爆,屋顶上立刻传来几声慌乱的脚步声。

“哼,不好好修炼、只想着靠偷鸡摸狗的事来换取名利!”叶闻天的目光一下子冷了下去。

云落脸色大变。

“放心,我刚才调的香具有让声音模糊的效果、那些人听不清的。”

“嗯...”云落点点头,转身欲走,却又停了下来。

“这...这把剑请您帮我转角给...给...给阿竹”云落小声说道,原本就听不太清的声音到了最后两个字更是细若蚊吟。

说完,云落逃也似的从屋内跑了出去,几个腾跃就已经不见了踪影。

叶闻天把目光投向手中的长剑

整把剑都漆黑如墨、而剑柄和握把则被刻意打造成竹子的形状,与同时竹型的剑鞘合在一起,外观就如同一把普通的竹子。

“噌——”

利剑出鞘,漆黑的剑身似是要把周围的光线都吞没一般。

唯有剑柄与剑身的交界处,依稀可见‘云竹’二字。

“这剑...不像是云中君那老不修的手笔啊。”

叶闻天喃喃自语,手指轻弹剑身。

“嗡——”

剑身嗡鸣,似是有什么东西即将从剑内觉醒一般。

“怎么会!”

叶闻天连忙把剑合上放在一旁,以免无意之间使这柄剑认自己为主。

“心头血,生剑魂,以心血铸剑乃云中君秘传,其中每一柄剑必为稀世珍品!———云落啊云落...”

叶闻天看着重新沉寂下去的云竹剑心中五味陈杂。

“不过云落那丫头,应该也是得到云中君的真传了。”

想到这,叶闻天嘴角浮起一抹笑意、只是在层层尚未散尽的薄雾下,不知是苦笑还是解脱。

 

共0条评论

发表评论